网站首页 » 古代言情 » 风中奇缘之九爷
第一章 倒在沙漠上的小女孩

  炙热的天气,干燥的沙漠,到处一片荒凉,这里看不到任何绿色,甚至连水源也看不到,只有一大片金灿灿的沙子。

  有人说,要是你没水没干粮,就这样两手空空的走进沙漠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,你要么就活活的饿死、渴死在沙漠里,要么就被沙尘暴所吞灭,永远的埋葬于这片沙海里,沙漠也被称‘人间地狱杀手’。

  这么炎热的夏日,偏偏就有两道小小的身影徒步走在沙漠上,他们身穿中原的衣服,衣服早已在几天辛劳赶路奔波中而变得破烂不堪,原本白皙的脸蛋,也在烈日的暴晒下,变成了小麦色,更因为他们几天没沐浴、更衣、梳洗,全身上下早已变得脏兮兮的,就更加烘托皮肤的黝黑了。

  “小枫哥,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,肚子好饿,腿也乏了,已经走不动了。”那个名唤李晴的少女说道,声音有些沙哑,就像乌鸦发出的声音一样难听,她几天没吃没喝的,喉咙都快干枯了。

  她在太阳的暴晒下,脸色有些苍白,嘴唇干巴巴的,就像枯井一样失去了往日的风采,汗水不停的从她脸上流出,渗入到了衣服里,早已浸湿了她的背部,她不停的用手擦着脸上的汗水,可是它们却像水龙头的水般,源源不断的涌出来,根本就止不住。

  “小晴,你在这里坐一下,我到前面去探下,看有没有出没的商队,或许可以趁机偷几个包子填填肚子。”另外一个叫黎梓枫的少年说道。

  他脸色并不比李晴好,甚至嘴唇爆裂的纹理清晰可见,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眼睛,咸的他视线也有些模糊了,他双腿有些麻木,身体也东倒西歪的,就像被风一吹就倒的样子,可是为了李晴,他还是不顾一切的艰难的向前走着。

  “小枫哥,你要快去快回哦,小心点,别被他们捉住了。”临走前,李晴抱着他,在他耳边千叮嘱万叮嘱道。

  “我会的,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,我说过一定会照顾好你,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”黎梓枫将她紧紧抱住,就松开,依依不舍的离开了。

  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,李晴脸色阴沉,有说不出的惆怅,上天保佑,一定要保护小枫哥平安回来。

  同样炎热的沙漠,有一只骆驼拉着一辆马车缓缓前进着,马车所到之处,必会掀起一番灰尘滚滚,马车前面坐着一位大约有50几岁的老人,他看上去身体健朗,一点也不像上了年纪的人。

  “九爷,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,路途奔波劳苦,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,等下再继续赶路好吗?”赶了一段路程,坐在马车前面的石伯,对着里面坐着的九爷询问道。

  “好,扶我出来透透气吧。”莫循柔和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那声音带了几分漫不经心。

  石伯将轮椅放在了地上,然后拉开马车席帘,缓慢的扶九爷下来,到轮椅上坐下。

  以前的九爷,他虽然身体残疾,可是只有一只脚无力,另一只脚还是可行的,只要撑起拐杖,他依旧可以缓慢走动,也能推开别人的搀扶,靠自己的力量,缓慢的坐上轮椅。

  自从为了救卫无忌,以身试毒后,他的双脚也算彻底残废,他以后不能再撑起拐杖走路,甚至已没有能力再独自坐上轮椅了,想到这里,石伯一阵心疼。

  明明为月丫头付出那么多,却不让她知道,宁愿自己默默承受着那些痛苦,这样的九爷,叫人如何是好,岂会不痛心。

  像是感应到石伯的惆怅,莫循说:“石伯,我没事,你放心就好。”

  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宁静,嘴角勾起一丝浅笑,一副云淡风轻、毫不在乎的样子,就像天塌下来,他只会当棉被盖着,这样淡然的他似乎已经进入了仙人的境界了。

  “九爷,喝口水吧,滋润一下干涸的喉咙。”石伯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,也就不便再说什么,从骆驼背上拿出一个装满水的水袋,递到了九爷面前,面色慈祥的说道。

  “谢谢石伯,你先去休息一下吧,我想坐在这里看看大漠的风景。”莫循接过他手中的水,喝了几口,感觉喉咙凉快很多,随即将水袋放到他手中,面色平静的说道。

  “好,那九爷老奴先去休息,有事就喊老奴。”石伯将水袋放回骆驼背上,然后靠坐在马车轮边,闭目养神了。

  九爷坐在轮椅上,眉宇间紧锁,神色淡然,眼底透露出一丝忧伤的情感,东边红火的太阳,肆无忌惮的向他挑衅着,与他的一身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,他额头上渗出的几丝汗水,仿佛是太阳在宣告自己的胜利,可是九爷却毫不在意,他双手放在轮椅的两边,神色平淡的望着眼前的美丽风光,他淡然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就好像他本来就已经与大自然融合在一起了。

  如此美好的景色,让他不禁心生情愫,从衣袖里拿起随身携带的玉笛,吹起了一首《白头吟》,一边哀伤的吹着,一边忆起了小月吹起这首曲的样子。

  那天是一个满月的夜晚,她在月下吹着刚学不久的《白头吟》,如此悲愤的曲目,却被她吹得欢欢喜喜的。

  同样的夜里,他也坐在院子里吹着笛子,听到她的如此怪异的吹法,他也吹完一曲,却与她的音调大不相同的,吹完之后,随手把玩着玉笛,微仰头看着她道:“《白头吟》虽有激越之音,却是化自女子悲愤中。你心意和曲意不符,所以转和处难以为继。我是第一次听人把一首《白头吟》吹得欢欢喜喜,幸亏你气息绵长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  她吐了下舌头,笑道:“我就会这一首曲子,赶明学首欢快点的。你吹得真好听,再吹一首吧!吹首高兴点的。”她指了指天上的月亮,认真地说:“皎洁的月亮,美丽的天空,还有你身旁正在摇曳的翠竹,都是快乐的事情。”

  他盯着她微微愣了一瞬,点头道:“你说的对,这些都是快乐的事情。”他仰头看了一眼圆月,举起笛子又吹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想起那段美好的时光,是他觉得二十六年来,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日子,可惜好景不长,他终究还是将那么深爱着他的女子伤得遍体鳞伤,最后还投入卫无忌怀里。

  该把握的时候,他没有好好珍惜,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小月的表白,而当他发现自己情深时,想好好握住她的手时,她的心却已经在他人身上了,今生他们的缘分殆尽,已无法再相守了,是他将小月推到卫无忌身边的,不能怪任何人啊。

  突然,听到一个翻找东西的声音,石伯立马警惕的站了起来,“是谁,赶快出来!”他对着声音的发源处厉喝一声。

  黎梓枫深知自己身份暴露,缓慢的从骆驼背后走了出来。

  九爷看他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,长长的头发非常蓬乱,衣服破烂不堪,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双带有深邃而透彻的双眼,在那一瞬间,他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小月的模样。

  他还记得,那时的小月也是要来他这里偷东西,被他们捉住了,正当她准备逃走时,他手里握着一个小巧的精铁制作的弩弓,柔和的对她说:“姑娘如果确定跑得过我手中七箭连发的弩弓,不妨一试。”

  可小月却以为他要伤害站在她身边的狼,忙闪身挡到狼兄身前:“请不要……伤害他,是我……我想偷你们……的东西,不是他。”

  ……

  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竟然敢偷我们九爷的东西,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,活腻了。”石伯气愤的声音,惊醒了九爷的回忆。

  黎梓枫抬起头,无畏的説:“既然已经被你们发现,要杀要剐随你们便,可是在此之前,麻烦你们好心赏两个馒头给我,就当是我给你们命的赔偿吧。”后面那一句,声音反而变小了。

  听到他的声音后,石伯愣了一下,九爷的心也绞痛了一下,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,原来他是个少年,并不是小月,真正的小月已经在边外与卫无忌朝夕相处,又岂会在这里出现,他到底还是期待些什么?

  “你为何要偷东西?”莫循盯着他,目光柔和的问道,已经从刚才的失落中走了出来。

  “我父母在长安城里做生意,得罪了城里的恶霸,于是在夜里将我们全家都杀了,只剩下我和妹妹被父母弄进了地窖里藏了起来,才免遭一劫,等那些恶霸走了之后,我们才连夜逃走,已经逃了三天三夜,没有吃过东西了,肚子早已饿扁了,无奈之下,我才来偷你们的东西。”黎梓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大概的叙述给了他们听。

  “你妹妹现在人在哪里,你带她过来吧,从此以后,你们两个就跟在我身边吧。”莫循柔和的说道,又心生了怜悯之情。

  他有一颗普度众生的菩萨心,盼望着战争的平息,家家户户安居乐业,过上和平繁荣的日子。

  “谢谢九爷,你的大恩大德,黎梓枫无以回报,请受我一拜。”黎梓枫兀地跪了下来,连忙叩了好几个头,额头上立马出现了沙子印,眼睛里还闪动着感动的泪光。

  “起来吧,男人膝下有黄金,感激的话无须多说,我只是尽了绵薄之力而已,想必你妹妹也饿了,快去领她过来吧。”莫循浅笑道,对眼前这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善良孩子的好感,又增添了几分。

  “谢谢九爷,那我就去带妹妹过来了。”黎梓枫高兴的向他道谢后,就跑走了,连身上的疲惫都忘记了。

  “九爷,这人来历不明,你怎么就相信他了。”石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担忧的说道。

  “石伯,我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况且只有我们两个隐居比较寂静,加多两个孩子,相信会热闹些。”莫循柔和的说道,脸上满是平静的样子,他不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赏花了吗,什么时候开始,他竟然也会害怕寂寞了,小月,原来不知不觉之中,你已经影响了我,只是我察觉了太迟,情深时已缘浅了。

  不一会儿,黎梓枫就领了一位少女过来,“九爷,这就是令妹,小晴,赶快拜过九爷。”

  “九爷你好,我叫李晴,今年13岁。”李晴微鞠躬,自我介绍道,脸蛋却在撞上九爷的美貌时,而染了些微红,他一身白衣,就像那生长在湖里的莲花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他出尘的根本不像世间凡人,就像从天而降的神,让她一瞬间出神了。

  九爷在听到她的自我介绍后,目光收紧了一下,可很快就恢复正常,柔和的看了她一眼,她跟黎梓枫同样是乱发蓬松,衣服破烂,他皱了皱眉头说:“石伯,给两套干净的衣服,让他们两个进马车里面换下吧,换好后,就将我们的干粮分一些给他们吃。”

  “是,九爷。”石伯听从九爷的吩咐,从骆驼背上的行李箱里拿了两套男装给他们。

  “谢谢九爷,谢谢石伯,救命之恩,必涌泉相报。”他们接过那两套衣服,泪水朦胧,连忙跪在地下,又一次连磕几个头,以表示心中的感激之情。

  “起来吧,先去换衣服。”莫循浅笑着,越来越欣赏这两个孩子了,小小年纪,竟有如此心境,将来必是做大事之人。

  他们轮流进马车里换下干净的衣服,石伯递给他们一些干粮和水,他们伸手接过,就坐在一旁,狼吞苦咽起来。

  “慢点吃,要是不够,就叫石伯再拿一些给你们。”九爷看着他们如此吃相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战火连连,百姓流离失所,地方恶霸猖狂,官员勾结,受苦的就是那些老百姓,什么时候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?

  休息完之后,他们才起程继续赶路了。

  沙尘滚滚,骆驼踩在犹如黄金一样的沙子上,竟然凹成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,可是很快就被风沙所覆盖了,一望无际的沙漠,人烟匿迹,看不到尽头,只能听见沙漠里沙子发出的哀鸣着,还有狼群的嚎叫声。

  莫循白衣铠铠,孤身一人骑在骆驼背上,在太阳的投射下,他的身体倒影在沙子上,被拉得长长的,只有影子的携伴,显得他是那么的孤独。

  这里是离月牙泉不远的地方,也是第一次见到小月的地方,想起与小月相遇的种种,却仿佛昨日发生,没想到,时隔多年,他们两个已经形如陌路,她已为人妻子,为人母亲了,没想到,再次来到与小月相遇的地方,竟然是无穷无尽的落寞感和孤独感。

  他知道此生已错过小月,无后悔药可吃,唯一可做的,就是成全他们,协同石伯他们一起孤单归隐,从此不再回来。

  缘起缘落,只要她幸福,他就会觉得此生无憾了。

  可是难道他的一生就注定孤苦伶仃,没有妻儿,甚至到石伯百年归去后,独自孤单到老,甚至到死都无人送终吗?即使身边多了小枫和小晴,他们毕竟还小,总不能一辈子跟随他归隐山林之间,他们总有一天要离开他,回到长安城去闯荡一番事业的。

  他不曾一次问自己,要是当初他……可他知道一切已无法回头,要是让他再遇到一个像当年的小月般无怨无悔,奋不顾身爱自己的人,他是否就不会放弃呢?

  突然,看到不远处像是倒了一个人,他踏着骆驼走到她的身边,才看清楚她的面貌。

  她大约十岁左右的样子,倒在沙漠上,眼睛紧闭,脸色苍白,嘴唇干涸到破裂,处于严重缺水状态,衣服破烂不堪,乱发蓬松,简直就像稻草一般。

  看她的模样,可以推测,她来到这‘吃人不吐骨’的沙漠里,又饥又渴,最后忍受不了,而昏迷过去,要是再晚一点发现,她就会被这片沙漠吞噬,从此葬身于沙漠之中,甚至尸骨无存。

  可上天似乎待她不薄,让她遇到了九爷,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。

  他眉宇间微微皱起,想下去救她,却想到自己的双腿为了救卫无忌,以身试毒,从此彻底瘫痪,只好作罢了,他收起笛子,将拇指和食指合并,放在嘴边,用力吹了几声。

  正在月牙泉边休息的石伯,听见九爷紧急的哨声,连忙站了起来,往九爷身边飞奔而去。

  那速度之快,简直堪比光速。

  “九爷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石伯显然是匆匆赶来,汗水早已浸湿了他的肩膀,原本苍老的面颊更是增添了几分皱纹,饱含沧桑的眼睛里满是焦虑。

  “我不碍事,你先救那位小姑娘。”即使莫循在慌乱中,也透着一股从容不迫。

  顺着莫循手指的方向,石伯看到了一位小女孩倒在了沙漠中,沙子已经覆盖了她膝盖下面的全部位置,再迟点,恐怕神医在世,也救不活她。

  石伯连忙挖开她腿上的沙子,将她从沙子里拖了出来,然后背起那位小女孩。

  一把温和的声音在后面响起,带了几分不急不缓,“石伯,背她到月牙泉阴凉的地方躺下。”

  石伯遵循九爷的吩咐,加快速度将她先背到月牙泉边阴凉处,将她放了下来,弄了一些水,湿润下她干涸的嘴唇,再撬开她的嘴巴,将水灌进去,有些流进了她的喉咙,滋润了她早已干涸的喉咙,有些则顺着脸颊流入衣服里,浸湿了大半部分的衣服,喂她喝完水后,她的气色也开始好转。

  骑着骆驼姗姗来迟的莫循,问道,“她怎么样?”神色带了一丝担忧之情,可却没有明显表露出来。

  “回禀九爷,小丫头喝了一些水后,气色好多了,估计半个时辰后就会醒来。”石伯彬彬有礼道。

  “我下来替她把把脉。”莫循温和的说道。

  “好."

  石伯将轮椅放在地上,缓慢扶他下来,坐在了轮椅上。

  然后在石伯的艰难搀扶下,坐上了轮椅,用手滚动着两边的轮子,来到了小女孩的身边。

  石伯将她微微扶起,把一只手放到九爷的膝盖上,让他替她把脉。

  温和的手触到她冰凉的手腕上,沉思了一会,感受到她微弱的脉搏在逐渐加强,说明她的求生意识还是很高的。

  “她脉搏有些不稳定,我们在这里稍作休息,等姑娘醒了再继续赶路吧。”莫循一面将她的手放下,一面说,紧皱的眉头也稍微平缓了下来。

  石伯将她平稳放在地上,走到月牙泉,装了一些清水,拿到九爷面前,“九爷,喝点水。”

  “好。”莫循点头道,随即拿起他手中的水袋,轻轻打开,缓缓的将水送入自己的嘴里,他好看的,连喝水的动作都是那么有韵味。

  喝完水后,九爷拿起竹简细细品读着,耐心等待着小女孩的苏醒,眼神时不时会留意着她的脸色状况。

  明明沙山、沙漠、流水都是无声的,却因他的一身白衣,增添了一丝温和,甚至还有一丝生机勃勃的样子,原来它们也会怕寂寞。

  石伯将干毛巾浸湿,拧干,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着脸,让她凉快些,帮助身体机能尽快恢复。

  黎梓枫和李晴闲逛了一番后,回到月牙泉边,看见石伯正在细心照顾着一个小女孩,连忙走到他们身边,李晴已经抢先一步好奇的问道,“石伯,她是谁呀?”

  “她昏倒在沙漠,是九爷骑骆驼出去散发的时候,发现了她,于是我们就带她回来了。“石伯一边帮她擦脸,一边耐心的解释道。

  “石伯,你先去歇息,这点小活就交给我和小晴做吧。“黎梓枫笑着说道。

  “是啊,石伯伯,你就去休息,放心交给我和小枫哥吧。”李晴也说道,突然多了一个妹妹,她觉得心里挺高兴的。

  ”好,就交给你们两个啦,我先去休息。“石伯将毛巾递到小枫手中,然后就到一旁休息了。

  正在专心阅读的九爷,抬头望了他们几个一眼,将刚才那一幕尽收眼底,唇角勾起了一丝笑容,随即继续看着手中的竹简。